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
  • 中国经济论坛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  • 我要投诉

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

河南西南 上海


首页 > 宏观 > 证券 > 正文

ST长油成重新上市第一股,徐翔笑晕在监狱?

文 |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李永华

1

哪怕是在监狱,徐翔赚钱的速度依然让韭菜们高山仰止。

1月8日,曾经的“央企退市第一股”ST长油重新登录A股,荣膺“重新上市第一股”美誉。

重新上市当天,ST长油参考价格是2017年2月27日在老三板停牌时的4.31元/股,不设涨跌幅限制。让某些人想象落空的是,重新上市的ST长油并非像新IPO的企业一样英凯大涨,而是回A上市首日开盘就暴跌34.8%,大大出乎意料。随后,ST长油随紧急停牌,停牌前大跌28.31%。至1月8日收盘,ST长油报3.31元,跌幅达23.2%。

对ST长油那些套牢多年的股东们来说,按规则,次个交易日起,公司股价涨跌幅限制恢复为±5%。至于ST长油接下来要迎接多少个跌停板的暴击,市场会给出答案。

ST长油退市之时,徐翔曾突击入股,闲得蛋疼的小散帮正在狱中服刑的翔哥算过,按退市时0.83元/股计算,他这一把估计浮盈约5000万元,如果ST长油价格继续上涨,翔哥的收益更加惊人。不过,目前,翔哥的账户都已被冻结,纸上富贵都是浮云。

疯狂加杠杆后,ST长航成“央企退市第一股”

敢于创造奇迹的都不是一般人。进退自如的ST长油是什么来头?

ST长油全名“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油运股份有限公司”,是正儿八经的央企,隶属于招商局集团,主要经营石油运输、化工品运输、液化气运输、沥青运输和乙烯运输等,1997年6月在上交所上市,简称“南京水运”。

名门世家出身,长江上的油品运输让南京水运曾经躺着就把钱赚了,上市的头几年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。不过,好景不长。南京水运的大客户中石化从2002年开始沿江建设“三江管道”。众所周知,管道运输的成本和效率都要远高于内河航运,南京水运的业务瞬间萎缩,逼得南京水运不得不另谋生路。

要么不干,要么就要干一票大的。南京水运决定“出海”,反正都是运油,内河没了生意,那就搞远洋航运,公司更名为“长航油运”。

问题是,远洋航运的门槛高得多,不是谁都玩得转的。对此,身为央企长航油运并不担心,两招就轻松搞定——一手直接从实控人长航集团接过全部海上运输资产,一手从银行举债,大放杠杆,激进扩张。

有钱花的日子总是那么美好,哪怕是借来的钱。2005年至2008年,长航油运下单36艘船舶的建造合同,VLCC(超大型油轮)一下子就造了19艘,一艘VLCC的造价就要1亿美元。不止于此,长航油运还签订了20艘油轮的长期期租合同,其中一半是VLCC。截至2008年年底,长航油运总运力达58艘、182万吨载重,是2005年总运力的3倍左右。

烈火烹油,效益那叫杠杠滴。2008年,长航油运实现营业收入31.92亿元,归母净利润5.96亿元,登上巅峰。

打怪升级之路到此戛然而止。长航油运被2008年的国际真钱赌博官网危机打了一闷棍,市场下滑才惊觉自己欠了一身债,2008年的债务规模达73亿元。

长航油运的艰难时刻到了。2010—2013年连续亏损,亏损额惊人——2013年扣非净利润亏损59亿元,2014年扣非净利润亏损23.49亿元。

2013年5月14日,已打上ST标志的长航油运被上交所暂停上市,2014年6月5日被终止上市,成为“央企退市第一股”,股价定格在0.83元/股。

退市4年后,ST长油为何能重回A股?

死而不僵。2014年8月6日,ST长油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,即俗称的“老三板”。按退市制度,这里为退市企业留了一线生机,只要满足相关条件就可申请重新恢复上市。一直以来,有不少企业都在老三板苦苦挣扎,但从未冲出生天,直到ST长油闯关。

第一步,当然是止损。最大的亏损源是烧钱的VLCC。这好办。破产重整的ST长油直接剥离了VLCC,公司大股东中国外运长航集团与招商局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China VLCC,把ST长油的VLCC船队全部接了过去。生动的案例表明了“大树底下好乘凉”的正确性。

第二步,处理债务。如果你欠银行1000万元,那是你的麻烦;如果你欠银行10亿元,那麻烦的就是银行。ST长油欠了百亿元,那还怕什么?

债权银行接受了债转股方案。于是,2019年重新上市的ST长油的前十大股东中,除了第一大股东中国外运长航集团,其它九大股东是建设银行、中国银行等真钱赌博官网机构,都是从债权人变身股东。炒股可以炒成股东,借钱也可以借成股东。ST长油一把消化了62亿元债务。

既然大家都是股东,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自然同舟共济,使劲划向重新上市的美好彼岸。如果不能重新上市,不能在二级市场减持退出,银行们手里的股权能有什么用呢?顺便提一句,银行债转股的价格是2.3元/股。

央企大股东和银行都这么卖力支持,ST长油的业绩迎来第二春。公司2015—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6.11亿元、5.29亿元和3.80亿元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为32.41亿元,营业收入分别为54.79亿元、57.81亿元和37.29亿元。2018年预测全年净利润为2.94亿元,2019—2021年的预测净利润分别为2.25亿元、2.46亿元和2.51亿元。

ST长油提出的发展目标是未来要成为世界领先的全球化成品油船东。

有心人也许会发现,其净利润实际是连年下滑,2017年下滑还在加速,2018年预测净利相对于2016年打了对折。

还有个数据也挺吓人。截至2017年底,ST长油未分配利润为-60亿元。截至2018年6月底,未分配利润为-58亿元。ST长油表示,公司实现的利润将优先用于弥补以前年度的亏损,直至公司不存在未弥补亏损。按照公司预测的未来每年不到3亿元的净利润,要填上这个窟窿,还要二三十年。

基本面如此难看,难怪其股价重新上市当天就暴跌。

除了ST长油,偷着乐的还有谁?

在长油退市前的2014年6月,徐翔突击入股,用其自己和父母、妻子名义合计持有2200万股,彼时,长油股价为0.7元/股。据报道,徐翔妻子应莹2018年11月回应称2200万股数量并未改变,买入时的价格在1元以下。

除了徐翔,“牛散”王东武、“ST股专业户”陈庆桃、“重组牛散”蒋炳方都已潜伏ST长油数年,终于迎来重新上市这一刻,让人不得不佩服其“远见卓识。”

狂赌“退市”股,就搏一把不退市,或者退市后重新上市!难怪在2018年11月8日至16日,*ST长生出现极为诡异的7个连续涨停板,累计成交超17亿元。在欣泰电气、博元投资等退市股上,类似的剧情一再上演。2018退市的昆明机床和吉恩镍业也再度获得资金的垂青,活跃起来。

然而,真的是所有的退市股都能粉墨登场,唱出那句经典的台词“我胡汉三又回来啦”?

11月2日,上交所在同意长航油运重新上市后的答记者问中表示,“这次长航油运重新上市,是重新上市制度实施以来的首单实践,对市场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,打通了公司上市、退市、重新上市的通道,有利于形成比较明确的制度预期。”

从表态来看,ST长油是个第一个,但肯定不是最后一家。据相关规定,在具体制度安排上,重新上市主要参照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程序和标准。例如,在3年盈利、3年审计报告标准无保留意见、现金流量和营业收入要达到一定金额、具备持续经营能力以及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等方面,与IPO公司的要求基本一致,但重新上市不再募集资金。

单看财务数据,在老三板中,符合基本条件的至少就有10家公司,比如说创智5。

不过,要回来不是那么容易。比如说欺诈发行上市的欣泰电气,创业板没有重新上市的制度安排,就不用多想重新上市的事。

至于其他基本达标的退市企业,上交所亦表示,将坚决杜绝制度套利行为,对于一些经营空壳化、僵尸化,主营不突出的公司,将依法依规不予受理或者不予同意其重新上市。

然而,有不少人已蠢蠢欲动,“以无厚入有间”,期待有一天“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”。


中国经济周刊-经济网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(网络编辑:崔晓萌)
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
网友评论